正月十五了,想起来做一个冰灯。
以前做过几回冰灯,晶莹剔透,那可是相当地好看。
昨晚就把装满水的塑料桶放到北阳台,我睡得晚,一宿要去瞧好几遍。好一个暖冬,你急水它不急。
今天十五晚上,鞭炮放了,蜡烛点了,快到十点了。元宵也煮上了。
再不点上冰灯,节都过去了,十五的灯十六不亮。
就着煮元宵的炉火,热了锯条,在冰面中心烤个洞。拎到方厅开始制作冰灯的关键步骤。
大姐在西安没见过自家做冰灯,也帮我倒冰灯里的水,我把盆,她提桶底。
只听哗啦、扑通!
薄薄冰层禁不住满桶的水压,奔出来,在水盆里碎成透亮的冰块。满桶的水也冲出水盆淌了一地。
我和大姐哈哈大笑。。。老妈在屋里正看电视,赶紧探头从玻璃窗察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我俩忙着拖地,还要把元宵盛出来。
冰块和雪花可都是浇花的好水,不能白冻了冰灯,每盆都分享了这杰作。
“今年真不错,发了!”
“要是三十就冻,那时冷多了,冰灯还能冻的快。”

本人在东北,今冬只下了一场雪,可是南方却冰雪成灾,在此祝南方的兄弟姐妹度过难关,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!

附上以前的照片,聊补今年没看到冰灯之憾。